• 第 6 部分阅读(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皮裘脸得意的说:我就算剩只脚,也抓得到你这个饭桶。

          想跑给他追?哼,那是不可能的事!

          公主张真人颓然的表示,切都毁了。

          不,我不甘心!银叶凄然的大吼着,那声音像极了负伤的恶狼。

          只要给她机会,她会再回来的!

          夕阳下,行西陵人正缓缓的北归,跟来时的吵吵闹闹不同,回去之时是充满欢笑声的。

          金叶终于找到了她的英雄,也许皮裘是没有宇文阳雪来得好看,可是他的心里全是满满的她。他为了保护她,不顾自己浑身是伤,豪迈的说点都不要紧,还能大口喝酒面不改色。

          以后我们再来中原玩吧。她回头望着逐渐远去的京城,依依不舍的说。

          我定跟你来。

          虽然金叶已经答应嫁给他了,但他还是担心宇文阳雪那小子会来勾引她。

          他虽然是很爱金叶,可是对她的心意有多坚定,可就没那么多把握喽!

          我们要来看仙女小姐,说不定明年她就会生小娃娃了。

          向不认输的皮裘说道:我们也可以生个,不,生好几十个。

          她笑着白了他眼,你当我是母猪吗?什么都跟人家比,连生孩子这事都要赢?

          皮裘搔搔头,咧嘴笑,我是西陵人嘛,不认输好强是我的天性。

          我知道。她笑,我也是西陵女子汉呀!

          爱恨强烈是非分明,她跟银叶是样的,只不过银叶已经固执的失去了是非的观点了。

          不知道宇文阳雪替她求情,放她和国师北归是不是对的决定。

          金叶知道,银叶定会再回来的。

          宇文清亮已经恢复了往日红润的脸色,甚至他的身材也有横向发展的趋势。

          在王大夫诊治用药的调养下,他已经恢复了精神和健康。

          现在回头想想过去两个月发生的事,他都还觉得很不可思议,自己怎么会那么容易就听信个来历不明的江湖术士?

          宇文清亮有点歉咎的看着眼前这些年轻人,朕真是胡涂,居然会听信张真人的话。不过也真是奇怪,那阵子朕就是迷迷糊糊的,张真人说什么朕都觉得有道理。

          父皇不要太过自责,那是因为张真人给父皇的仙丹里,有种幻药的成分,会让服用的人神智混淆,变得容易掌握。宇文阳雪继续说道:还好父皇的龙体已无大碍,也算不幸中的大幸了。

          字文清亮点点头,还好朕有你们,实在是万幸。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