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7 部分阅读(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那是陶婉云和萧夫然。”沈昀说的很平淡。

          潘鸣想起在白云谷比试那天,沈昀曾戏谑霍真与陶婉云的关系,将这切联系起来,似乎终于懂了,惊讶道:“霍真不是和他”

          话说到半,潘鸣却是说不下去,因为此刻众人议论的中心不是陶婉云与霍真而是陶婉云与萧夫然。

          “霍真那蠢货不会直都是单相思吧?”

          沈昀这句话,似乎将切问题的答案指出。

          白云谷落座的地方,夏梦瑶也注意到霍真并没有出现,蹙了蹙眉,看了看对面那二人似乎知道些什么,忽然站起身子来离开了座位。

          白云谷,湖边。

          个落寞的身影在孤独的月光下显得是那么的可怜。

          霍真离开了桃花涧没有去参加夏节宴会,而是回到白云谷,回到这个他熟悉的地方,在这里他似乎能找到丝丝的安心。

          他这次并没有哭,并不是因为他不伤心或是难过,而是心已经被伤透。

          这个夏天,是十五年来最痛苦的个夏天1

          霍真坐在湖边,看着安静的湖水,就这样言不发的坐着。

          “你就这样逃避吗?”

          夏梦瑶忽然出现,淡然的问道。

          霍真没有回答她任何的话语,依然沉默。

          夏梦瑶走到霍真的面前,将他整个人拉了起来,看着他那失魂落魄的模样,似乎觉得这并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

          “啪!”

          夏梦瑶打了他个耳光,霍真卦站在原地,忍不住有些喘息,过了许久,才终于开口,随即摇头苦笑道:“这怪不得别人,

          要怪就是怪我自己的怯懦,从开始我便喜欢她,只不过那些话我不敢说出口,就算今天真的见到了她,我想我也不可能说出口。”

          想到这里,霍真却是偏了偏头,对夏梦瑶道:“你有过喜欢的人吗?”

          夏梦瑶没有说话,只是望着霍真。

          霍真笑了笑收回目光开始在湖边漫步,边走边道:“我突然感觉心里空落落的,什么都不想了,只想发呆,静静的发呆。”

          “那你便发呆好了,你就这样沉沦下去好了,我想你连他们二人都不敢面对吧?你喜欢她你都说不出口,见她和别人在起又只会自暴自弃,你真正的为她做过什么吗?”夏梦瑶见不惯霍真那副模样,对霍真叱道。

          “说真的,你这样真是很丢人。”

          这时,三个人从树林里走了出来,潘鸣带着沈昀和唐饮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