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终回(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徐府的西厢,院中的柳树下,朱五两一步步走近,就看见倚在树旁的身影被夜色拉得很长,但不知怎的就是都露出浓浓的鬼祟。朱五两无奈地笑了笑,轻声喊道:“舅舅。”树边的人这才走了出来,也不看向五两,只是探出圆脑袋左右看了看,上下看了看,很具探子潜质。然后才将站立自己一尺外的五两拉到自己跟前,快速的从怀里掏出件用黑布包裹的东西,交到五两手上说道:“小五两啊,这个是舅舅的一点心意,你拿去用吧。唉,其实当年也是你爹给我的,也算物归原主了。”

          说完,不理一脸疑惑的朱五两,徐富贵仍是左右上下观望了一番,才鬼鬼祟祟的离开。朱五两更加无奈地摇了摇头,便朝卧房走去。另一边的徐富贵就说不出的满心愉悦,怪不得有人说助人为快乐之本呢,果真如此啊。今日她无意间听到天宝打趣着五两的闺房守礼,她才想起自己身边还有本这样的书在。她的天宝呢就不用学习了,十几岁就看了几百遍了,没出书就不错了。可是光看五两那个样子,她就觉得朱健启蒙教育不够啊,看在一场亲戚,徐富贵更觉得自己责无旁贷了。

          几日后,锣鼓震天,热闹不凡,里是太子爷的大婚,外是富贵楼少东的大婚,整个京城怎么能不热闹呢。繁文缛节之后,徐天宝被众人围堵着灌酒。几经辛苦之后,才在亥时回到了新房。屋里一片喜气,床上的人儿却仍是端坐着。徐天宝一下子便心疼极了,快步走向床上,掀起云清的盖头,还没等人由反应,便覆嘴亲去。杜云清无奈着眼前人的孟浪,却宠溺着她,任她亲吻着。直到气息越来越急才推开了她,喘了好一会的气,说道:“合卺酒。”

          徐天宝这才回过了神,乐滋滋地走向圆桌,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下,便快步走到床边,笑得一脸深情,吻向依恋的红唇,唇齿相依,将馥郁芳香的女儿红注入云清的嘴里,喉腔,美酒的作用下,两人吻得更加忘我热烈,而徐天宝双手更是不曾闲下过,一件件将杜云清的嫁衣褪去,而杜云清也红着脸为徐天宝宽衣解带。

          吻早就不能表达两人的情感,好像只有更进一步的缠绵,才能将情感倾诉出来。徐天宝将云清身上的繁琐一并除去,只留下一件粉红的亵衣,看得天宝一阵情动,似耐不住一般,徐天宝一把拉下帘子,将甜蜜热烈留在床上。然后轻轻地将云清放倒在床,而嘴已不单单吻着红唇,入骨的温柔移向颈部,锁骨,直到腔。徐天宝这才停了停动作,看向早已脸色红透的人儿,柔柔笑着说道:“云儿,我要你了哦。”说完好像等待回应一般直直看向杜云清。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