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二章 渤海人的野望(四)(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一边是邢正男的小心谨慎、善于捕捉战机,一边是王继(大光显)的狂妄自大、刚愎自用,战斗还没有开始,胜负其实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了。所以,当唯一一名好不容易侥幸摆脱周军斥侯侦骑追杀,背上插着两支羽箭的渤海军探马拼尽最后的一丝力气,将周军五千人马已经进至距离自家大营不足三里的消息禀报给被人从睡梦中叫醒,满脸不悦的王继(大光显),并随即倒地身亡时,后者的第一反应不是如何应对,而是固执的认为这名探马是在谎报军情,并不住的重复着“不可能,不可能,周军不可能出兵援救自己的敌人”这句话。然则,事实就是事实,其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不等赶来的谋士和心腹将领上前规劝自己的主公接受现实、速想对策,周军的炮弹已然呼啸着落在渤海军大营,并轰然炸响。紧接着,便是枪声大作,喊杀声震天。

          子夜时分突遭袭击,而且还是如此猛烈的袭击,正在睡梦之中的渤海军登时便陷入了一片惊慌失措的大混乱之中。兵找不到将、将寻不到兵,少数悍勇之辈在低级军官的组织下仓促结成的防御阵型不是被从天而降的炮弹炸碎,就是被跟随弹幕杀来的“飞龙军”步兵以密集火力扫倒、冲散。开州废城城西、城南、城北的渤海军不可避免、同时也是无可挽回的彻底糜烂了。部分渤海军兵将见敌军虽来势凶猛,可基本上都是沿着自家大营从西向东推进,就认为只要逃离营垒,便能逃出生天。然而,他们才从大营的南北两侧营门冲出,便遭到了早已等候多时且得到“飞龙军”师属骑兵团一部火力支援的“保安军”骑兵团各阻击分队的迎头痛击,不得不退回营垒之内,与大营内的其他袍泽一起,被周军炮火和弹雨驱赶着,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以退潮的海水般快速向东溃逃。

          从某种意义上讲,今天的王继(大光显)既是不幸的又是幸运的。说他不幸,是因为已经胜券在握的他偏偏在即将破城的当口却被原本不该出现在此地的周军打了个措手不及。说他幸运,则是因为鬼使神差之下,他将原本应该计划扎在城西的中军帐临时改在了城东。如此一来,当周军自西向东开始发起进攻后,留给他的应对和准备时间远比城西充裕得多。于是,在被炮声从不切实际的幻想中惊醒并度过最初的手足无措阶段之后,王继(大光显)便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并迅速作出了正确的决定。他一方面将城东大营内的所有弓弩手全部集中于城东大营与城北和城南大营相交界的区域,并下令凡接近城东大营一箭之地以内的兵将,一律格杀勿论,务求不放任何一名溃兵进营,以防其冲垮依然相对保

          ↑返回顶部↑

          目录